新执政官
拉巴纳斯塔·东门
凡拿着加尔巴纳之花回到拉巴纳斯塔,遇见了被困在城门外的凯兹。

啊,凡哥!怎么办?城门关上了,回不去城里了!我把你要去沙漠讨伐怪物的事告诉了潘尼罗姐姐,她十分担心,于是一起来找你。我们正要出城,门卫突然说要封锁城门,搞得这里一团糟,结果我们就走散了。

凯兹
被关在城外的市民怨声载道,与门卫间的气氛越发紧张起来。正在此时,一只装扮华丽的黑色陆行鸟夺路而过。

快点躲开!

帝国士兵A
在帝国士兵的勒令下,原本聚集在城门口的民众纷纷让行。只有凡不肯罢休,一个健步上前挡住了陆行鸟队伍的前进路线。

等一下!我们不能进城,陆行鸟却可以么?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可是将要出席盛典的纯种陆行鸟。

帝国士兵A

一只就要几万基鲁,即便你们100个人加起来也不值这个钱!听明白了的话就躲远点,这陆行鸟可不是你们这些贫贱之民碰得起的!

帝国士兵B

你这小子,快闪开!走吧,进去。

帝国士兵A
帝国门卫一把推开正打算继续理论的凡。一只接一只的纯种陆行鸟雍容华贵的走进了城门,匆忙之下凡刚刚在沙漠中摘来的加尔巴纳之花掉在了地上,被陆行鸟队伍所践踏。仿佛思念哥哥的心也被践踏了一样。

这些混蛋…

凡正想上前算账,却被城门另一边传来的熟悉声音所打断。

啊,真是气派的陆行鸟队伍啊!看一眼就知道了,是齐达出产的陆行鸟吧!真是一方水土一方人。

米格罗
手捧一壶巴罗斯酒的米格罗和帝国门卫聊得火热,潘尼罗趁机也溜出了城门,一把抓住了凡的手臂。

产地不一样,味道也不一样。比如这壶达尔马斯卡巴罗斯酒,虽然不及阿尔克迪亚土酒的醇香,却依然风味强劲!区区薄礼,请您笑纳。当然啦,我已经为你们每个人都准备了一壶。

米格罗
抓过米格罗手中的酒,帝国士兵互相使了个眼色。

喂,“货物”进城后就按上级命令封锁城门。混账,盔甲里好像进沙子了…

帝国士兵A
多亏了米格罗的酒,被关在城门外的拉巴纳斯塔民众,随着“货物”陆陆续续进了城。米格罗松了口气,来到凡跟前。

你还真是不能让人省心啊。算了,也算没有闹出大事。

米格罗
虽然事情已经解决了,凡依然不满于米格罗讨好帝国士兵的做法,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凡,我们也一起回去把。

潘尼罗
这时,城门里隐约传来了阵阵钟声。

啊,庆典就要开始了,我们得快点。

米格罗
怀着对侵略者的怨恨和对现实的不满,凡不顾潘尼罗和凯兹径直跑向了庆典会场。

哎,等等,什么嘛!你是怎么了,凡?

潘尼罗
王都拉巴纳斯塔·市街地

潘尼罗紧追着凡,两个人穿过狭长的街道,直到看见新执政官浩浩荡荡的游行车队。

站在阅兵车上环视着拉巴纳斯塔街道两侧的长发男子正是这场庆典的主人公——帝国第三皇子维因。昔日一手导演了达尔马斯卡战败的人即将成为达尔马斯卡的新执政官。凡竭尽全力追逐着“侵略者”的身影,最终不得不目送车队渐渐远去。

王都拉巴纳斯塔·大圣堂前广场

随着车队的抵达,大圣堂前的广场上聚集了越来越多的民众——新执政官即将在这里进行就职演说。

肃静!有请阿尔克迪亚帝国西方总军司令、新执政官——维因·索利德尔阁下致词!

帝国裁判
维因没有按照既定的程序走上主席台,反而走向了停靠在广场中央的阅兵车。

阁下?!

帝国裁判

拉巴纳斯塔的诸位市民,你们憎恨帝国吗?憎恨站在这里的我吗?

维因
“那还用说!”“滚出去!”广场下拉巴纳斯塔民众的忿怒此起彼伏。

诸位的心情我能够体会。就我而言,并不奢望诸位的宽恕,更不会要求诸位的忠诚。因为,真正值得诸位效忠的只有已故的拉米纳斯陛下。陛下爱民如子、献身和平,是真正的明君。即使到了现在,为了达尔马斯卡王国的和平与繁荣,陛下的仁德之心依然与诸位同在!

诸位,我只有一个请求——继承陛下的遗志,为达尔马斯卡的和平而祈祷!2年前战争所带来的痛苦渐渐远去,和平的种子已经萌发,诸位的祈祷定会将其培育成参天大树!

只要不忘记这些,对于我个人,无论多少的憎恨都无所谓!我就站在这里,接受并背负你们的憎恶,尽我所能,守护达尔马斯卡!这,就是我的赎罪!

故去了的拉米纳斯陛下和艾雪殿下依然在那里看着诸位。作为深爱着祖国的人,只有继承其遗志,诚心祈求和平!这也是我唯一的心愿。

维因

维因向拉巴纳斯塔市民深鞠一躬,结束了演讲。

广场上,演讲之初还此起彼伏的唾骂声被渐渐响起掌声所取代。面对拉巴纳斯塔市民对新执政官态度的转变,坐在看台上的凡和潘尼罗有些无所适从。

在久久未能平息的掌声中,维因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维因走下阅兵车,一名帝国裁判迎上前来。

阁下认为拉巴纳斯塔怎样?

帝国裁判

简直无与伦比!看这座大圣堂,其奢华程度将加尔提亚建筑风格演绎得登峰造极!古拉米斯陛下想必也希望亲自来看一看吧。

维因

今晚的宴会就是由这个人包办的。

帝国裁判
裁判所引荐的人正是米格罗。面对维因,米格罗卑躬屈膝。

鄙人米格罗,有幸代表拉巴纳斯塔市民恭迎皇子殿下,不胜荣幸…

米格罗

不要叫“殿下”,我只不过是陛下的儿子,不是什么皇子。阿尔克迪亚帝国的皇帝是由市民选举产生的,我顶多算是个候补。

维因

那,那真是失礼啊。

米格罗

要不然…你就称呼我“执政官阁下”好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拉巴纳斯塔市民中的一员了,就算直接叫我“维因”也没关系。

维因
米格罗显然有些受宠若惊。

但是,那样的话…

米格罗

还要坚持那样的称呼吗?那么今晚我们喝酒,一定要喝到你愿意叫我“维因”为止。

维因

维因搀扶起一直在行跪地礼的米格罗,和帝国裁判一道离去。

看台上凡和潘尼罗一直没有离去。看着在帝国面前卑躬屈膝的米格罗,凡不禁叹了一口气。

真没骨气啊,米格罗。

向帝国低头并不意味着没有骨气,你连这都不懂么?光耿直着一条脖子又能改变什么呢?

潘尼罗

所以说嘛。

那么凡,换作是你的话要怎么做?

潘尼罗

要怎么做…我,我的话…

空贼之梦·新执政官
xyz資訊工坊 甘特圖軟體 大補帖 股市看盤軟體 影片編輯軟體 台北志光 志光數位 音樂下載軟體 股票軟體 股票看盤軟體 股票分析軟體 股票分析軟體 照片編輯軟體 會計軟體 音樂播放軟體 休閒小站 記帳軟體 一般警察特考 影片製作軟體 志光補習班 高雄志光 解壓縮軟體 流程圖軟體 掃毒軟體 播放軟體 股票看盤軟體